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帮助 > 农村城市 > 正文

贫困山区孩子资料及图片

    更新时间:2008-12-12 23:46:05  来源:网络收集  阅读次数:  
摘要: (1)山坳上的村庄与村庄,遥相呼应却相去数十里; 村庄里的老汉与婆姨,斗转星移中将岁月一肩挑到堂屋与地头; 子又

 

 

 

(1)山坳上的村庄与村庄,遥相呼应却相去数十里;
村庄里的老汉与婆姨,斗转星移中将岁月一肩挑到堂屋与地头;
子又生子,子又生孙,斗大的字不识一个,醮了印泥的食指是诉说立场的唯一方式……后来,汉子们古铜色的肩膀和精瘦的小腿,支撑起村头破旧的木房,雨水洗濯掉青瓦上的尘埃,光屁股顽童被竹楠条赶上河岸,归顺于一块沉默无语却又无限精彩的黑板下。在千疮百孔,四壁通风的乡村小学,一张张童稚而又隐藏着忧虑、欢欣而又讷于言表的脸庞,拼成了教室最紧凑、最坚实的墙!
这是一群忍耐着贫困的孩子!
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贵州施秉杉木河源头的深山老林中,与羚牛、野猪、山羊、腹蛇共生息,和天麻、百合、石蜜、首乌同兴衰;在上大半个世纪,狩猎、采药、伐木是他们的重要经济生活,而今,天然林禁伐和保护野生动物资源政策出台后,一切嘎然而止。
何清福、何清良这俩兄弟也是孤儿,依靠爷爷生活,连温饱都成问题,哪有余钱读书,是在教师的帮助下免书杂费到学校里念书,10岁的哥哥何清福坚定地想,如何下学期交不了学费,自己就不念了,回家干农活供弟弟继续读书。
夏佳秋、夏佳云是同学当中最孤僻、最自卑、条件最糟糕的苦命姐弟。在不到半年时间内,父亲被害死,母亲和叔叔伏法,不得不栖居于71岁的爷爷和盲叔叔膝下,当有人问起他们的情况,姐姐夏佳秋半天才说“他们都死了”,就止不住哭得眼泪滂沱,只剩几颗门牙,衣裳烂褛的爷爷说,我家三代都不识字,连家谱也清不到,现在趁我眼睛看得见养点猪、鸡换点钱供两个孙孙读书,我要是瞎了或是死了,他们就完了。
孙可琴、何大进这两个眉清目秀的孩子的父母其中都有一个是弱智,尽管家中极其贫穷,但他们依然执着地求学,孙可琴在班上成绩名列前茅,何大进学习也很刻苦。
这些孩子的家乡马溪乡于全县其他乡镇而言,经济发展速度相对不快,尤其是农村经济基础更是薄弱,但是有一个现象特别值得引起关注,在近年来县高中级部第一名的学生都来自马溪乡,2004年的高考理科状元也是马溪考生!作为只有7个村8000多人的马溪乡来说,这无疑是个骄傲。
我要读书,我很贫穷,我要改变我的命运。这是孩子们齐声喊出的肺腑之言,更是孩子们最重要的渴望与梦想。谈到读书,孩子们的眼睛会比星星更亮,能够读书和其他孩子一样背着书包走进课堂,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其实他们的梦想与幸福,也许我们一个闪念就能够给予。
帮帮这些坚强的孩子!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2008-2018 zhgax.com 中国爱心网 粤ICP备15051005号-1

中国爱心网 - 社会需要大家的奉献,中国爱心,你我的公益、慈善、爱心!本站内容搜集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