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资讯 > 公益新闻 > 正文

志愿的快乐

    更新时间:2008-11-25 21:32:18  来源:网络收集  阅读次数:  
摘要:我一直有这样的观点,NGO是一个能给你带来快乐的群体;NGO是一片实现个人理想的天地;NGO是一伙志同道合人的组合;NGO是一个追求
我一直有这样的观点,NGO是一个能给你带来快乐的群体;NGO是一片实现个人理想的天地;NGO是一伙志同道合人的组合;NGO是一个追求自我价值多于追求名利的单位。十年来,我尽情地体味着其中的快乐,发挥着自己的特长,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感悟着不是世外桃园的桃园生活.

快乐来自走进大自然

走进自然,认识自然和自然交朋友,是绿家园志愿者的宗旨。10年来,我们到野外观鸟,光北京的鸟类特别是每年春秋两季,它们迁栖的时间里就有上百种之多。参加这项户外活动的一个小学2年级学生,几次观鸟后就认识100多种鸟了,还为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来一篇他自己写广播稿:鸟的饮水大战;有一年五一放假期间我们到恩格贝沙漠种树,参加我们活动的孩子说:沙漠是一种残酷的美,在那里呆的时间越长,越觉得美向残酷转化。在我的节目中播出这段采访时,孩子的声音奶声奶气,没人置疑他是孩子。可我的这篇文章在人民日报登出之前,审稿的老总不相信一个中学生能说出这么带有哲理的话来。到是和我们一起走进沙漠的记者告诉他的领导,大自然可以教会我们很多。如果是没有走进过沙漠的孩子,当然说不出这么深刻的话。沙漠不仅仅是大自然,也是大课堂。孩子们在里面得到的不光是快乐,还有知识。也是那次,另一个小学生在我问他,回去后你会怎么向你的同学形容这次沙漠行呢?他对着我的话筒大声地说:我要告诉他们我在沙漠里种了一棵树。孩子当时的兴奋与得意,让我至今难忘。

人们形容一个快乐时,爱用童心未泯。大人们和孩子们一起走进自然,得到的快乐,就不仅是从自然得到了,也从孩子那里得到。这就是志愿去种树,从种树中得到另一种收获。

2005年春节58位绿家园志愿者云游云南怒江后,对那里至今保留着的绿松石般的江水和傈僳族的澡堂会、溜索、同心酒感慨万分。志愿者们不单对那里的生物多样性有了认知,更看到了那里丰富的文化多样性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相互关联。也更渴望为留住这中国最后的自由流淌的江河而做出自己的努力。这次怒江行还让我们每一个家庭多了一份责任,就是帮一个孩子上学。一年400块学费,是每一个志愿者自己认为值才花的。一位军人挑了一个没穿鞋的男孩,他用了整整30分钟为孩子洗干净脚。孩子穿上新鞋,学会了系鞋带后,两个人都笑了。

就是本着这种寻求快乐,与大自然交朋友的原则,9年来,我们绿家园志愿者在山东荣城和大天鹅一起过新年;在江苏盐城和黑龙江扎龙和丹顶鹤过冬度夏;走进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拍到了大熊猫懒懒地坐在树上的模样;目睹了福建梅花山野化华南虎的过程;在武汉和当时世界上仅存的一头人工饲养的白鳍豚“淇淇”一块度过了它豚生的最后时光;在洞庭湖,鄱阳湖,我们看到过数万只千姿百态的水鸟;在壶口黄河边上我们种了许许多多的树;在内蒙古科尔沁,赛罕乌拉,奥罕旗的沙地里插下了一根根的黄柳,埋下了一排排荆条。一次,我们正在浩翰无垠的沙地间种草时,突然一个个冰雹砸将下来,坐在小马车上迎着风,淋着雨,挨着砸的我们往回跑时,车上一群喜欢外国文学的人大喊起来:“呼啸山庄”的风啊,你尽情地刮,雨呀,你尽情地下……

快乐来自于志同道合者的组合

志同道合者在一起创造的奇迹其中之一是:不花钱也办事,。

绿家园志愿者的很多活动都不是等着有了钱才去做的。我们很少做项目,多是搞活动。搞项目和搞活动,最大的区别就是不用着急找钱,动脑筋要想的是找到有意思的,“好玩”的事。比如生态游,对我们来说就不光是赶时髦,更是志愿者们认识大自然的好机会。而对于住在保护地里的老乡们来说,我们去在那儿花钱,就是生态扶贫。因为那里无论是世界遗产也好,祖国的大好河山也好,那也是人家的家,人家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能够保护下来,并继续保存着,生态旅游对游客和对原住民是互利互惠。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世界公民的义务。这些年参与我们活动的志愿者,了都是基于这种共识走到一起的。

如今参加我们环保志愿活动的人有4、5万之多,参加者自己出钱的活动占99.9%。花钱,少则北京郊区观鸟,租辆大轿车,每人20块,鸟也认识了,北京周边的生态也关照了。北京顺义的一块湿地就是一些爱鸟的人从商人的手里抢回来的,那里差点就成了高尔夫球场,现正在规划北京第一个湿地公园。多则春节怒江行,每人3900块报名者的热情有时不得不遭到我们的“打击”因为目前当地老乡家的接待还有限(我们正在想办法帮助当地再建一些家庭旅馆)。还有一次内蒙草原生态游,多走了几步志愿者们还出了趟国,看到了染红了天的夕阳落在俄罗斯的大草原上。

参加我们志愿活动的,很多人来了一次就成了“播种机、成了宣传队”,下次不单自己来,还要带上三亲六戚、狐朋狗友。

绿家园志愿者们曾经到山西壶口种树。当时我们策划的那次种树活动是和长江边的重庆、香江边的香港一起联手,市长、特首,通过电话连线互表为祖国绿化做出自己努力和贡献。后因种树多在荒山、河滩,架线太难,那时手机还没现在这么方便,领导们没能通上话。不过我们组织的大大小小整整250名志愿者,的确是打动了山西省的副省长从太原驱车几个小时赶到壶口,加入了我们志愿植树的行列。

那次活动还有一个小插曲:一个因生病没来成的小学生让老师带来50块钱,说是请同学们也替他种几棵。我们没有直接收下老师带来的钱,而是在有副省长参加的奠基礼上,让这位老师讲了一个北京孩子的绿色渴望。老师离开话筒后,一位中国环科院的科学工作者上去了。他说:我们平时干的事就是保护环境,今天我们是和家人一起来的,希望一家人一起种棵树,为的是恢复被我们人类破坏了的大自然原来的模样。我们知道,树光种是不行的,是要三分钟七分养,我们一起来的同事凑了1000块钱,请老乡帮我们浇浇水,管管羊,别把小苗给吃了。这位中国环科院的志愿者话音刚落,一位新华社的记者又上去了。他说我们平时都是在报道环保活动,今天则自己种了树。我们不希望种的不是数字的“数”,而是真正能 染绿大山的树。

后来那天的场面是,外企的白领们,大学老师们,呼呼啦啦的队就排了起来,直到副省长,地委书记,县长也一个个地排在了为种树、养树捐钱的行列中。那位被我们临时请上台的,头上包着羊肚毛巾的老大爷的手中,一时间十块,一百的就抓了一手。

2005年底,2006年初,我到襄樊采访绿色汉江。这个民间环保组织最大的特点是,所有的志愿者都管他们的头头运建立叫运阿姨。这些年来,他带着一群年轻人走汉江,电视台台长都要走后门把记者塞进志愿者的队伍中。靠着他们志愿者的能量,政府部门正在拿出上百万的钱,为一个癌症村的老百姓打深井,解决吃水问题。按常规,这口对癌症村的村民来说是救命的井,起码还要等上三年五载。经过激烈竞争,今年2月24日运建立带着他的志愿者走进了北京世界银行举办的项目展示会上。20万元的项目款给一个志愿者组织,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运建立和绿色汉江的志愿者们用他们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志愿者的作用。运建立对我说:“这回我要势在必得”。时,我看到她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充满了自豪。

这些年,我们的环保活动,给志愿者们带来了多少快乐很难统计。每个人得到的快感也不一样。有乐在大自然里绿色的;有远离城市,远离现实,寻找蓝色的天空,清澈的流水,艳丽的鲜花的,乐在寻找到了友情的;也有很多乐的是孩子长了见识,培养了吃苦耐劳的精神的;还有不少志愿参与者,真真是在增长着对大自然的认知的同时,尝试着生态扶贫,关注弱视群体。他们最乐的事就是每到一处,有上不起学的孩子,就归他们志愿地管了,一年寄两次学费,填汇款单时的那一刻,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孩子背着书包走进了教室。一位美国大使馆的公使级参赞及他的家庭,让16个中国孩子坐在了本应属于他们,但差点就被要空着了的课桌前。这位公使离任后,还留下一大笔钱,让我们按学期寄给中国的穷孩子。

这些年来,我们在云南、江苏、河北、山西、内蒙古建立了6个绿家园图书室。为怒江和虎跳峡沿江的小学建立了32个阅览室。让生活还很贫困的孩子们,也能读到中国少年报,也能看到《十万个为什么》。这些地方的孩子,有不少每到寒暑假结束后,一定会收到寄自然北京绿家园志愿者叔叔、阿姨们替他们交学费的钱。有这种经历的人畅谈起来这些来,内心的感受难以言说。

快乐来自于自我价值的体现

2000年6月,我们的记者沙龙正式开张。每月一次。最初我们只是希望记者们在做有关环境问题的报道时,别说太多的外行话。没想到后来,我们的沙龙成了一个平台,成了一个战场,成了一个集体。大家在这里交流信息,揩手“战斗”,广交朋友。

最初创办绿色记者沙龙,是因为很多记者在采访中知道专家们面对生态恶化的威胁,很着急,所以想请他们来向记者们讲解我们的生态为什么危机。我们的沙龙是无报酬讲座。不过从2000年到如今的五年间,包括非典的时候,每月一次的沙龙,从政府的高官,到有地位的学者、从知名人士到老外,无一例外没有提过一个钱字。大家为的是一个共同的目:地球上的一切生灵都安康。

我们也没有为记者沙龙的场地花过钱。开始是请哪个专家讲,连人家所在单位的会议室也一并无报酬地用上了。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我们是在中国科学院的大会议室里。按照惯例,人家那对外使用是要付钱的,我们,被他们例外看作了“自己人”。这要感谢《人与生物圈》的头头韩念勇对我们记者沙龙作用及使命的认同。

2002年以来,我们落户在了中国青年报,从2003年开始,我们的记者沙龙把重点放在了关注并保护中国今天还在自由流淌的江河上。这回是中国很多家NGO的连手行动。从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的大会上,62名知名人士的签名,覆盖了后来几天的中国各大媒体,到在北京召开的中美环境论坛上;从在曼谷召开的世界水坝大会,到与联合国环境署的部长级会议同时召开的公民社会论坛,都是志愿者们为留住自由流淌的江河发出声音的地方。就连联合国副秘书长环境署署长和亚太地区执行主任在与我们志愿者的“巧遇”中也在我们的《情系怒江》折页上留了言,签了名。而这一签名,第一时间又通过媒体传到了北京。对于志愿者来说,那一刻自我价值体现后的感慨,就不仅是一个乐字所能表达的了。

2004年我们十几名北京、云南的记者、NGO人士在怒江采访的路上就开始策划我们的《情系怒江》摄影展。从2月25日记者们回到北京,到3月14日世界水坝日,3月22日世界水日《情系怒江》网建立,大型摄影展《情系怒江》开展,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志愿者说,这么大型的展览,要是政府部门做,没有半年是拿不下来的,而NGO用的时间是多少,20个日日夜夜。

一位杂志记者曾称我为“狂热的环保主义者”。刚看到这个标题时,我对一位朋友说,还用什么狂热呀,直接就说疯狂不就行了吗。朋友听出了我对这篇文章题目的不认可。他问我知道什么是贴现率吗?看我没有回答,他接着说,明天你要是还想有今天100元钱的购买力,那今天你在银行存钱时就要存进120元,那多出来的20块,就是贴现率。朋友说,你们走进自然,认识自然和自然交朋友,不仅是为了今天,更是为了地球的明天,孩子们的明天。干今天的事,用今天的劲,干明天的事,使得劲当然要加倍。你们为了明天付出的热情和干劲,在今天看来是狂热,对明天来说就是不可或缺。自我价值得以体现得到的快乐,也是加倍的快乐。

快乐来自走进大自然,走进后才发现还有那么多惊喜;快乐来自志同道合者的组合,组合后才发现,有着共同志向的人竟然有那么多;快乐来自于自我价值得以体现,体现后才发现因为自愿与志愿得到的这份快乐,真的很快乐。

Copyright © 2008-2018 zhgax.com 中国爱心网 粤ICP备15051005号-1

中国爱心网 - 社会需要大家的奉献,中国爱心,你我的公益、慈善、爱心!本站内容搜集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